凌•夜•羽

某羽今天依旧没产粮【脑叶主管欢迎勾搭】

【黄冒】忏悔者与窥视者

#假装这不是存货而是国庆节的贺文】
#大概会有后续但是咕咕咕咕咕……?
#请各位看官不要嫌弃吧毕竟这里对自己画手还是文手的定义有些薛定谔化(……)

库特杀死了他追寻已久的神,容易到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不记得自己是咆哮着还是咬着牙,只知道匕首的冷光就像海鸟振动的翅膀

——他乘船来到了大洋中心才找到这位孤独的神明——

没有经过任何阻挠,哪怕是象征性的反抗

——就算再怎么傻白甜的童话,故事中刺杀恶龙的勇者也要经历一番苦战——

刺入了神的心脏。

匕首没至手柄的感觉和他曾经在战场上杀人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神明没有流血,没有露出痛苦诧异或是疑惑的表情。神的眼睛是红色的,但不同于噬血的野兽那般猩红,相反,是种很温柔的红,动脉血缓缓流到光滑的卵石上都比不了的温柔。

库特迷失在他的眼瞳和嘴角的微笑当中,直到神的躯体消散、一块好像象征着信物的铜片落在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他此行的目的,是弑神。

他杀了那位自诩旧日支配者的身着黄衣的神明,甚至比杀死一个普通人都要容易。但是又太过容易了,容易到仿佛流失了全身的力气。

当库特回到船上面对船员们的询问,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大讲特讲——更没有加油添醋地讲——这次的冒险故事,只是把那枚铜片丢到了桌子上,双目放空失去聚焦。船员们很明智的没有再多问一句话,恍惚中的库特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中间没有人拿起,或者说靠近那个铜片,仿佛神的力量仍然附着其上。

太奇怪了。

库特不觉得开心。

有哪里不对。

眼睛痛痛的,莫名就很想流泪。

抛掷着那块铜片,视线随之上下移动,好像心里有一块,随着神的逝去被永远的带走了。

他去了医院,也试了偏方,还曾跑到酒吧试图用酒精掩盖一切。

没有用。

库特看着他微微颤抖的手。

他感觉不到“意义”了。一切都失去了方向,仿佛突然间被熄灭了所有灯塔的,狂风骤雨中的船舶。他丝毫不怀疑,这是那位死于他手里的神给他加下的诅咒。

但他分明是,没打算真的杀了他的。

库特瘫坐在椅子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指尖深深插进乱糟糟的头发里,斜穿右脸的疤痕蹭着手心发痒。他只是一个渴望新奇经历和新鲜故事的冒险家,他寻找神明,只是想做一个见过神明的人罢了,至于那突发奇想的“刺杀”行动,他不过是想知道,神与人之间究竟隔着怎样的鸿沟。真的是失手,真的是一个意外啊……能不能……原谅……

——这算是忏悔吗?对着被自己亲手弑杀的神明忏悔。

铜片上眼睛形状的图案冷漠的盯着他,如果有嘴的话,它大概会事不关己地笑出声。

库特卖掉了相对安定的居所,与之前的朋友道了别,开始满世界流浪。只有从一个未知走到另一个未知的过程,才能给他些许存在的证据。

终于在某座不知名山峰的顶端,库特感觉到心里压抑的太多快把自己撑得要爆炸了。反正没人听见,他便扯开嗓子发出无意义的呐喊,惊起山林中无数飞鸟。他还想大声呼喊那位神明,被他满葬在心底的角落却又被不停回想的神明,他想让他看到,他并没有被他所谓的诅咒击垮。气流到了声带却戛然而止,他呆呆地放下了环在嘴边当做扩声器的手,慢慢失去力气般跪在地上。

——他甚至不知道那位神明的名字。

“孤乃哈斯塔。”

耳畔陌生的声音惊吓到了库特,不仅是因为声音陌生,更是因为在这荒郊野岭,有声音才是最吓人的。

库特被突然出现的神吓到无法动弹——而事实他也无法动弹——地上不知何时长出了无数触手,仅仅缠住了他的全身。

“汝的好奇心吸引了孤。”

他凑过去看着库特,而后者似乎又沉溺在他的红眸中什么都没有听到。哈斯塔不满地暗了暗眼眸,收到命令的触手们适度地加紧了缠绕的力度,直到库特发出不适的声音。

恐惧,绝望,这才是面对神明应有的感觉。库特颤抖着,却因为害怕而说不出话。身上的触手蚕食着他不由自主的颤抖,兴奋的不停扭动。

哈斯塔勾起嘴角,伸出手揉他的头发,带着不同寻常的温柔与爱怜。那红眸中的同情是那么真实,像是火山脚下的温泉,一点点融化了缠绕在他心里的恐慌。“那个……”库特终于鼓足勇气开口,却被手指封住了接下来的话语。

“不过弑神,可是死罪。”

库特从来不知道有人能带着如此温柔的笑容说出如此残忍的话。也是,对方本就不是人。

得到指令的触手一齐蠕动起来,把他丢下了悬崖。

失重感攥住了他的神经,喊不出声音,下意识挣扎,只是调整了在空中的姿势,一歪头看到在他身边与他一同下落的哈斯塔,他依旧淡淡的笑着,毫不在意地欣赏面前生命所剩无几的人脸上的表情。

库特看着迅速逼近的地面,绝望的闭上眼。

风起。

在风的托举下,哈斯塔稳稳的落在地上,一旁的库特安静的仰面落下,没有了生息。

“……死了吗…”他略有些诧异,俯下身探了探库特的脖颈,还残留着些许余温,但已经失去了血管微弱的搏动,大概是心脏骤停。“真是脆弱呢,人类…”手指抚过他的鼻梁,帮他揉平了皱紧的眉心,捡起那枚铜片,搁在他的锁骨中间。随后神明像雾气般融化在了空气之中,就像他出现时那般突然。

神的注意力太过分散,他没有发现,那具应该成为了尸体的躯体,手指微微动了几下。
   
 

哈斯塔大概是不知道人类有假死这种状态×】

大概就是讲了一个哈斯塔让库特自以为杀掉了自己但是其实偷偷潜伏在他旁边观察它的反应的故事【很无聊的对不对】【对不起我错了我这就去自闭】

给库特小天使的中秋贺图www

也算是群里的作业了吧×

中秋结束前一个小时肝完我也是很佩服自己的拖延症【划掉】

悄咪咪丢个战损就溜走】

是  歌手×迷航  XD

原梗是我双监管者时玩小丑锤对面一个前锋,最后一台机时已经飞了三个人,那个前锋是是二挂并且残血,他遛了我十几秒,在锤倒他时我听到他说了句“抱歉”,感觉大概是   抱歉我没能拖住他太久   的意思,当时就被戳到了(虽然还是愉快的挂上了椅子)。

至于为什么画的是库特呢因为库特太可爱了啊(划掉)

前三张是上摸鱼!!

对不起我又双叒叕想画迷航然后把刘海画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怕不是个假粉(ノ=Д=)ノ┻━┻

p4是正在试图(画重点)做的黄冒手书【也犯了同样的错误Orz】

求不嫌弃QAQ

再交个党费(×)

感觉做的时候被逼着讲故事好社情啊www

白嫖好久了来交个党费……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画触手Orz哈斯塔的拟人也被我画的特别迷但是初始的话我又把握不好表情我shalanzpajueyz
求不嫌弃QwQ

五周目小部分员工们

只是涂了个爽图(划掉)

虽然还没有锤过蓝蓝和爪牙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了】】】

以及爪牙大哥您一手盖了半个屏幕真的不会给捏坏吗?

给自己换身衣服,嗯,就这样
(你够了)